澳门百家乐

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我们可以在网上买到所有的东西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8-11-05 16:40

  10月29日,虎嗅文章《雷军与董明珠的10亿赌局》发表后,有读者表示“这赌局没意思”。这出“关公战秦琼”的赌局,未尝不是两位大佬默契配合即兴炒作的公关佳话。
 
  回过头来看小米是大赢家,2013年格力名气比小米大且前者营收1186亿,后者仅为316亿。2018年,两家营收差距不会超过10个百分点,难怪虎嗅微信公号读者留言点赞数最高的一条是“董明珠低估了小米和雷军,就像当年万达低估阿里一样。”
 
  董明珠应该与之对赌的是另一个男人——方洪波,美的集团CEO。与雷军对赌时,格力正在与美的血拼,2013年营收达到美的的98%,但董明珠没把握赢。
 
  也在10月29日,《财经》刊发《格力美的,谁代表中国制造的未来》。估计读者耐心读完之后不会得出答案。
 
  格力规模掉队,董明珠先输一局
 
  董明珠上任后立即开始与对手死磕,格力营收眼看就要追平美的,却连续三年都只差两三个百分点。
 
  2015年,两家终于拉开差距。到2017年格力营收跌至美的的62%,回到2011年的水平。#终点又回到起点#
 
  向渠道“压货”是传统制造业厂商“做大”营收的重要手段,通常为达到短期目标而临时采用。
 
  但销售起家的董明珠上任后,把压货上升为庞大的系统工程,设计了一整套完善的机制。如根据压货额度返利,谁压货多谁在旺季优先提货。
 
  更厉害的是与经营商深度利益绑定,主要区域的经销商是“自己人”,主要经销商又联合成立公司成为格力电器第二大股东(持股市值超过200亿)。格力电器的提法是:“自主掌控的营销渠道”与格力结成“互惠的利益共同体”。
 
  压货意味着超过市场需求的商品积压在经销商库房,占压资金的成本不可能完全由经销商承担。于是,生产厂商报表上“应收账款”、“应收票据”会膨胀,意思是“货卖出去了”,款暂时没收回来。
 
  拼命追赶美的的三年,恰是格力电器“应收账款+应收票据”余额最高的三年。2012年、2013年、2014年两类应收余额合计占营收的36%、41%和39%。美的却举重若轻,三年间这个比例分为22%、18%和19%,大致相当于格力的一半。
 
  2015年,格力营收977.45亿,比2014年少400亿,跌幅29%,业界一片哗然。而截至2015年末,格力“应收账款”、“应收票据”余额比2014年末减少353.8亿!
 
  有意思的是,2015年末美的“应收财款+应收票据”余额也较年初减少31.9亿,全年营收也下降了2.3%。
 
  以上显然都不是巧合。不论企业如何解释,投资者从“兽医”视角可以看出,格力、美的竞相压货,美的是跟格力学的,程度上是“五十步与一百步的关系”。
 
  2017年末美的“应收财款+应收票据”余额比格力少97亿,到2018年6月只少3亿(分别为376亿、373亿)。美的压货能力可与格力比肩不奇,怪的是这种能力不会突然习得。
 
  笔者猜测,董明珠为谋求连任及赢得与雷军的赌局,迫切需要靓丽的营收成绩,于是加大压货力度。虽然不是针对美的,但美的不愿投资人看到自己的领先优势缩小,于是同步加大压货力度。
 
  连续三年,格力看到友商只用五成功力对付自己,意识到追赶无望,2015年终于放弃。“应收账款”、“应收票据”合计占营收的比例大幅跌至18%,格力及其经销商总算松了一口气。
 
  格力与美的的规模比拼持续了三年,董明珠完败。
 
  在《雷军与董明珠10亿赌局的悬念》中,作者预测董明珠将再次使用“压库绝技”。由于2018年格力与小米的营收相当接近,董明珠向渠道压百八十亿货就可战胜雷军。
 
  多元化,董明珠不战而败
 
  “规模之战”之所以败北,显是因为格力产品单一。从2015年开始,保持空调业务领先,努力实现产品的多元化,成为格力的重要战略,冰箱、手机、智能装备、新能源设备……所有努力的结果是,2018年H1,空调销售收入占营收的比重仍然高达83%,只比2014年的86%低了4个百分点。
 
  1)空调业务
 
  格力在总体规模上追赶美力的努力无功而反,美的空调业务却步步紧逼,逐步缩小与格力的差距。
 
  2012年,美的、格力空调销售额分别为515亿和889亿,美的相当于格力的58%。2018年H1,两家空调销售额分别为639亿主758亿,美的已达到格力的84%。
 
  毛利润率是衡量一项业务质量的关键指标,是品牌、技术含量、市场策略、渠道控制能力的综合体现。
 
  格力空调毛利润率一直高于美的空调,但差距正在缩小。2014年,格力空调毛利润率高达40%,比美的高13个百分点,2017年仍领先8个百分点。
 
  2018年H1,美的空高业务毛利润193亿,相当于格力的74%,毛利润率只比格力低4个百分点。  最近一段时期,如何实现高质量发展成为举国上下极为关注的焦点话题。而要实现高质量发展,作为市场微观主体的上市公司,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下周,2018第七届中国上市公司高峰论坛将在成都召开。本届论坛将呼应社会各界对高质量发展的热切关注,以“问道高质量 增长新动能”为主题,对上市公司如何实现自身发展方式的转变、助力高质量发展展开热烈讨论。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就以上问题专访了国务院参事、著名宏观经济学家汤敏和企业研究专家、中国企业研究院执行院长李锦。两位专家强调,我们不能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既放慢速度又得不到质量。假如在经济增速放缓的过程中还抱着那些产业链条底端的落后产能不放,沿袭同质化竞争方式,单单依靠巨大的规模和对原材料的垄断来获取利润,那就不可能实现高质量发展。
 
  打造世界一流企业
 
  NBD:您认为,一个企业实现高质量发展,成为卓越企业的标志是什么?
 
  李锦:要成为一个“卓越企业”,首要的标志是跻身“世界一流”,具备强大的全球竞争力,这是主要的一个标准。
 
  而判断一个企业是否成为世界一流企业,我觉得应该有这几个方面的标志:第一是在科技方面,包括企业进行了哪些具体的科技投入,取得了哪些科技成果,科技人才队伍建设水平如何等;第二是企业是否掌握了某些生产技术的关键能力;第三是企业产品在世界上的地位如何。
 
  NBD:目前的中国优秀企业还应该在哪些方向上作出努力?
 
  李锦:当前的中国企业距离卓越企业可能还有一定差距,某些方面需要继续提高。
 
  具体来说,第一个方面是在科技创新能力上的差距,这可能是中国企业最主要和最核心的差距;第二,现在部分中国企业还有一些非市场化经营的情况;第三,企业的内在管理体系还需要加强;第四,不少中国企业在人才制度方面也有比较明显的短板。
 
  NBD:在当前共同迈向高质量发展的过程中,您认为首先应当重视哪些问题?
 
  李锦:对于企业高质量发展的外部环境,我们现在应该把主要的目光投向各级政府。目前,各级政府对企业还有一些非市场化的认识或者(干预)行为,导致企业长期离不开“保姆”、离不开政府力量的支撑,企业自身也缺乏市场竞争能力。
 
  所以我觉得,现在关键是各级政府怎么让企业实现市场化经营。同时,企业自身也需要推进公司化治理、市场化经营。
 
  利用市场助力高质量发展
 
  NBD:不少观点指出,当前A股市场名列前茅的企业还是以传统产业为主。您认为应该通过哪些机制使得契合未来发展方向的企业在A股市场得到更好的价值体现?
 
  汤敏:有人说,A股的绩优股大都是酒类,美国的股票都是科技股,我觉得不能一概而论。A股市场也有很多科创企业,同时我们的企业要融资,不能单单依靠境内资本市场。
 
  李锦:当前,A股市场的上市公司中,很多还是资源型和重化工业型的企业。科技型的企业、现代服务型的企业、科技含量高的企业总体占比还不够大。据我的观察,在中国名列世界500强名单的企业中,这一点体现得更加明显。
 
  现在很多上市公司还是习惯把资金放在“铺摊子”上,虽然上了不少新项目,但很多还是传统的资源型项目,企业总体上还是靠体量竞争,而不是靠科技取胜。这就需要大量的上市公司主动转型。他们应利用市值增长的机会,更多把资金投向中高端产业,强化在这方面的投入。
 
  具体到如何鼓励上市公司募集资金帮助其向科技领域转型,在这方面美欧等做得比较好,我们应该有针对性地加以学习。
 
  主动向产业链中高端过渡
 
  NBD:应如何更好发挥科创产业对传统产业的带动作用?
 
  汤敏:首先要确定什么是“科创产业”。就拿电商和现在流行的“新零售”来说,我最近听到一位国内电商巨头说:“再过几年就没有什么电商了,因为所有的‘商’都会变成电商。”
 
  我觉得,这其中包含的道理是:电商本身也是零售的一部分,它只是用了一个全新的“工具”来做。与此同时,电商和传统零售产生了融合,出现了“新零售”。但这种融合需要双方都进行改变,把各种零售形式的线上线下环节结合起来。
 
  过去有一种看法认为,我们可以在网上买到所有的东西。这个观点忽视了很多人在购买环节中,希望有“看得见、摸得着”的体验感。另外,实体零售商场除了销售的功能外,一般还包含着休闲娱乐的功能,如果这方面能和电商结合在一起,会带来很大的改变。
 
  NBD:长期以来,在中国各类企业中,钢铁、化工等重化工企业一直起着推动经济高速发展的“引擎”作用。不过,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去产能的大背景下,这类企业急需转型。您认为从企业自身和政策层面,应分别采取哪些针对性措施,帮助其走上高质量发展道路?
 
  汤敏:钢铁、化工等产业在国民经济中属于基础工业。一个国家不管产业如何升级,还是需要钢铁、化工等基础产业。
 
  那么这类企业如何迈向高质量发展?我认为首先是要提高其技术能力。拿钢铁来说,真正优质的钢铁或者是特种钢,我们还是不多。同时,还要提高环保意识和投入,许多企业之所以被淘汰,就是因为它们对环境造成了很大的负担。
 
  李锦:对于钢铁、化工等企业,在走向高质量发展道路之前,首要的工作应该是去产能、去包袱和减负。
 
  一个规模比较大同时也比较优秀的企业,不能总是依靠原材料来赚钱。目前,一些企业特别是部分国有企业,是靠对原材料的垄断形成利润的。如果继续走这样的道路,那不可能成为一个卓越的企业。因此,我认为,对这类企业来说,应该向产业链的中高端也就是“中高链条”过渡。
 
  从经济发展的总体态势来看,过去讲发展的“中高速度”比较多,但谈迈向“中高链条”的则不多。实际上,经济发展的“中高速度”应该就是为产业迈向“中高链条”创造条件。我们不能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既放慢速度又得不到质量,产业必须要转型升级,往中高端方向发展。
 
  NBD:您认为,中国制造业还要在哪些领域练好内功,实现高质量发展目标?
 
  汤敏:从传统上看,制造业是中国的强项。由于科技的发展,也会产生新的制造业,比如虚拟现实、人工智能等。对中国制造业来说,我们要从过去的传统领域,转向上面所提到的这些新产业。我国之所以要出台一些有关制造业发展的顶层设计,就是要提升这方面的科技和技术能力。
 
  现在制造业的国际竞争非常激烈,在真正的高端制造业方面,我们涉猎的还是不多。所以中国要向这些高端制造业进军。
 
  2)非空调业务
 
  输掉规模之战,格力寄希望于在产品多元化方面有所建树。但格力空调以外的家电产品不值一提,2017年销售收入23亿,占总营收的1.55%。
 
  反观美的洗衣机、冰箱、微波炉、热水器、电饭煲、净水器等家电产品市场份额均进入行业前3位。2017年,美的空调之外的“消费电器”销售收入988亿,占总营收的41%。
 
  美的“消费电器”毛利润率在30%左右。2018年H1毛利润152亿,毛利润率27.6%,比空调业务低两三个百分点。
 
  美的、格力现代化工厂需要配备大量智能装备,如工业机器人、数控机床及检测设备等,它们数量大、需要高度定制、优化迭代周期越短短好。外部采控本仅成本高,也难以满足生产需求。
 
  于是美的、格力逐步培养起自家的智能装备研发、生产团队,除自产自销还对外销售。2017年,美的、格力此项收入分别为270.4亿和21.3亿,美的是格力的12.7倍,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格力、美的产品能力、市场营销、渠道把控能力都很强。但如果把两家放在一起比较,有三点结论:
 
  第一,美的营收规模跑赢格力,靠的是年营收近千亿的消费电器,赢在产品能力;
 
  第二,格力市场营销及渠道把控能力比美的更强,“没有营销就没有格力”这句话非常有道理;
 
  第三,格力业务多元化能力与美的差距很大,相当于“瘸了一条腿”,追赶无望。
 
  就这样,格力的“多元化之战”没有真正开打就败北了。
 
  效益之战,即将见分晓
 
  2012年方洪波接手时,美的毛利润为231亿,比格力低29.6亿。2013年、2014年,美的毛利润分别比格力低100.8亿和137.1亿。根本原因是格力这两年毛利润率分别为32%和36%,美的只有23%和25%。